当前位置:啃书啦小说网>其他小说>世子夫人有点甜>第五百零二章风止雨息(二)

第五百零二章风止雨息(二)

    宁嫔的家族和齐王素有往来,宁嫔生的美貌,也被家里人寄予厚望。

    同时家里也受到宁嫔的提点,她被送入宫中,也被皇帝宠了一段时日,得封嫔位。

    她受宠,在宫中被所有人捧着,甚至连皇帝最喜欢的嘉嫔在那段时日对她也退避三舍。

    沈绵听得,并不多问,两人一起回到思敬院,沈绵看江星列吃过饭,又看他洗漱之后,躺在床上。

    “当然,不过齐王没有抓住,他逃走了,剩下的事情,有朝臣去解决,我不管了。”江星列回答。

    “盛京平安无事了吗?”沈绵问。

    寒风乍起,天气有些冷,沈绵往江星列怀里躲了躲,江星列用自己的披风把两人一起裹进来,沈绵侧过头看他。

    沈绵扶着江星列的手,慢慢往思敬院走。

    大家都知道,沈绵肯定担心江星列。

    淑和郡主没说什么,让他们去了。

    江星列自然答应,两人便去禀告了淑和郡主。

    “吃过早饭没有,我去跟母亲说一声,你回去吃口热的。”沈绵道。

    江星列颔首,“嗯,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回来了。”沈绵拉着他的手臂,低低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好在那人没有让她失望,过了小半个时辰,江星列便从门口走进来,沈绵起身去迎他。

    一家人热热闹闹地说起话来,沈绵却心不在焉,一直往门口看。

    郑氏闻言,欣喜道,“阿弥陀佛,郡主,咱们可要去青云寺好好地给菩萨上几炷香,这提心吊胆的日子总算过完了!”

    淑和郡主对这样的结局自然十分满意,静国公府的荣光和前途,都保住了。

    吃过饭后,淑和郡主把两家人都喊过去,宣布道,“盛京之围,总算是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沈绵在这样一个清晨独自醒来,屋里的炭火很暖,侍女们进进出出,帮她洗漱穿衣。

    这一夜,盛京皇城之中,不少街道都沾染着浓重的血腥味,被清晨的雨水一浇,这味道变得浅淡,又四处弥漫,整个盛京皇城都飘着淡淡的湿润的血腥气味。

    他要回府,把大理寺的事情交给其他人去办,陪着沈绵,迎接那个孩子的到来。

    江星列忽然有些疲惫,两个多月的乱局终于要结束了。

    若是让齐王逃离,想来日后少一场内乱,总之盛京的大问题成功解决,之后的事情,就不是他要操心的了。

    若能够抓住齐王,那是最好的结果,一劳永逸。

    江星列等人也没有想到,最后的胜利来的如此轻易。

    说罢,他推着齐王进入密道,又催促近卫保护他离开,然后关上这扇门,匆匆离开,准备去和江星列对峙,为齐王拖延时间。

    一炷香就好!”

    玄策一甩拂尘,笑道,“殿下快快离开,日后事成,十年也好,二十年也罢,您到时候,给臣上

    齐王深吸了一口气,道,“老师,您跟我一起离开吧。”

    玄策回答道,“本来是有机会的,但先机已失,我们棋差一招,多说无益,您只有卧薪尝胆,才有卷土重来的那一日啊。”

    齐王握着玄策的手,道,“老师,您早知今日,何苦为我费心筹谋。”

    齐王犹疑不定,玄策坚决道,“殿下,大军归来,您就算赢得一时胜利,也没有用,您可以杀了大夏皇族所有的血脉,只留下您这一支,可领兵之人,同样可以杀您,取而代之,如此,只会让天下大乱。”

    就连今日这样危险的事情,他也不得不亲自入城,安定众位将军的心思。

    玄策算是齐王的半个老师,对他寄予厚望,也希望他能够更沉稳一些,再回到盛京,可是齐王身上背负着太多人的命运,他不得不争。

    “殿下,离开皇城,回到闽州,您一定可以重新开始,”玄策拉着齐王,推开地上的密道入口,恳切道,“殿下,您被于氏,被这些您拉拢过来的人裹挟着,不得不入城一战,可他们哪一个是真心帮助您登上皇位的,张将军一死,那些人都是野心勃勃,想要利用您罢了,您得离开盛京,回到您的封地上,臣相信您,您一定可以东山再起,用您自己的势力,不被任何人裹挟,成为一代明主。”

    玄策也不奇怪,谁又愿意轻易认输呢。

    玄策在失了先机之后,便建议齐王离开盛京,重新开始,但齐王没有接纳。

    玄策面色铁青,道,“殿下,道观被围,属下立刻护送您离开此地。”

    但外面的声音很快惊动了他,齐王蹙眉,问道,“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玄天观中,齐王本来安坐着。

    世事就是如此无常,齐王大概和李明章一样,差了一点儿当皇帝的运气。

    齐王大概怎么都想不到,他载到了一个不起眼的女人身上,这个从一开始就因为美貌和愚蠢被他当做棋子的女人。

    至于禁军统领和宫妃有私情一事,更是齐王步步为营,算计好的,这也是他掌控禁军的机会。

    宁嫔和齐王有关,宁嫔受宠时,正是玄天观被皇帝注意到的时候,江星列很快就查清其中关联。

    江星列从她说出的断断续续的事情中,一步一步查清真相。

    可宁嫔命大,她知道自己逃过死劫之后,没有迟疑,立刻投桃报李,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跟江星列说了清楚。

    可她没死成,还意外小产,被人发现,关在宫中,差点就要死了。

    她本以为必死无疑,因此越发放纵自己,只等死期来临,在发现自己身怀有孕之后,宁嫔打算一死了之。

    好在之后,禁军统领还是护着她的,让她的日子好过了一些。要说后悔,宁嫔早就没有感觉了。

    失宠的日子难熬,宫妃失宠,不必皇帝和贵人们说什么,宫人的作为,就已经快要逼疯了宁嫔。

    说来也是可笑,两个男人,一个能做她的祖父,一个能做她的父亲,宁嫔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走到这一步。

    她很快失宠,之后又在有心人的挑唆和算计下,与深受皇帝信任的禁军统领做出最糊涂的事情。

    然而镜花水月,风光都是一时的。

    沈绵被江星列搂在怀里,不得不陪着他一起睡。

    她不困,看着江星列满脸的疲倦,又看他沉沉睡去,凑上去轻轻在江星列嘴角吻了一下。

    沈绵靠在江星列怀里,觉得比昨夜温暖多了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