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啃书啦小说网>都市言情>我是一个原始人>第一零四六章 厚颜无耻之人!(二合一)

第一零四六章 厚颜无耻之人!(二合一)

    红虎部落的巫女,摇了摇头,把心中的一些不好的预感甩出,然后将双臂抱在胸前,脑袋使劲的扬起,眼睛往下斜着看蹲在地上、小心翼翼的在那里扒自己的背包,做出一副往外掏东西模样的韩成,并不言语。

    在她的边上,站着的红虎部落首领,神情跟动作差不多,都是我不说话,就这样安安静静的看着你尽情表演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人有着足够的信心,抵挡住青雀部落这个神子弄出来的东西的诱惑。

    也幸好早在没有到达红虎部落之前,韩成就做了一些交代,让众人在红虎部落这里看到什么东西,都不要惊讶。

    怎么到了这个时候就变得不一样了起来?

    神子,您在此之前,可不是这样说的啊!

    站在边上的青雀部落众人,听到他们神子说的这些话之后,直接就是懵掉了一大片。

    但正所谓一招鲜吃遍天下,这个套路在如今的时候还可以使用,而且还非常的有用,所以韩成也就不介意再一次的将之给使用出来。

    这样的套路韩成已经使用了不少。

    这套路,还是以退为进.

    韩大神子作色,满脸都是正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,在我们部落也一样极其极其的珍贵,因为我们两个部落之间相识,很是友好,所以就想要拿过让你们看看,一同见识一下这珍贵的宝物,你们现在居然还想要……”

    这样的一幕,让一脸期待的望着他的红虎部落巫女,直接就变得极为恐慌,不知所措了。

    所以原本还是满脸笑容的他,根本不用贸这个部落里的第一翻译开口,直接就将脸上的笑容给收了起来,几乎是眨眼之间,就由晴转阴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自后世过来的人,见识了诸多做买卖手段的他,自然知道在这个时候,该怎么操作,才能够将自己手中的商品卖出大价钱,才能够实现利益最大化!

    无非就是想要要自己带过来的这个小瓷虎。

    根本不用贸在一旁进行翻译,韩成就能够知道红虎部落的巫女,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!

    在说这些话的时候,脸上的神情变得很是忐忑,并且还将捧着瓷虎的手,缩到了身前,一副藏东西的模样。

    这一次的她是蹲在地上看着韩成开的口。

    这一次的开口,跟之前那一次,满是赞叹的开口不同。

    在韩成很有耐心的等待之中,仔仔细细、满是赞叹和迷醉的观看了好大一阵儿手中瓷虎的红虎部落巫女,终于再一次开了口。

    “@#¥…%&*……”

    强作淡然神情之中,总是能够让人觉察到一些狐狸即将偷到鸡子的那种兴奋。

    待在一边的韩成,看着两个人,满心都是欢喜,脸上带着一种猎物即将入手的笑容。

    再一次用自己的实际行动,向人们完美的诠释了什么叫做真香定律!

    在韩成拿出来的这个瓷虎面前,红虎部落之前还异常坚定的两大巨头,完全就变得没有了什么抵抗力!

    此时这个瓷虎在他的眼中,简直就是自己部落天神的化身!

    红虎部落的首领,不知道什么时候也靠了过来,半蹲在地上,摆出屙屎的姿势,伸长了脖子,满是惊叹与迷醉的看着被自己部落的巫女,捧在手掌之中的瓷虎。

    不要说只是让自己部落的天神,转变一下颜色,从红虎变成了白虎,就算是直接改变了天神的形象,那也是没有多大关系的!

    在精美面前,其余的一切都是浮云!

    虽然她们部落的天神形象,是红色的,但是这一点都不妨碍她在此时生出这样的心思!

    就是自己心中最为完美的天神形象!

    这就是自己部落天神的完美化身啊!

    在韩成眼神的鼓励下,终于来到跟前,双手捧着瓷虎、仔细的观看了很久的红虎部落巫女,终于是忍耐不住的发出了由衷的感叹。

    “@#¥¥4!”

    就这样,她被不受控制的脚,带着来到了韩成的面前,一双满是惊叹的眼睛,痴痴的望着韩成手掌之中托着的那个瓷虎……

    就仿佛她的一双脚已经不是她自己的了。

    但是,她是真的控制不住的自己的脚!

    在这个过程中,她也挣扎过,他也想过不要过去。

    准确的说,是朝着韩成手中拿着的那个洁白的瓷老虎走去。

    她眼睛瞪大了一阵儿之后,一双脚不受控制的朝着韩成走去。

    刚刚还在不停的嫌弃自己部落首领不够淡定,没有见过什么世面的红虎部落巫女,接下来的表现,比她们部落的首领,更加的夸张,更加的没有见过世面。

    此时,她刚刚是怎么嫌弃自己部落首领的事情,一下子就被她给抛到了脑子后面,或者说是完全都顾不得去想了!

    多看了两眼之后,红虎部落巫女眼中嫌弃的神色迅速的消失不见了,被满满的震惊与不可置信所取代。

    她满是嫌弃的看着韩成托在掌心之中的那个白色的瓷器,心里还很是傲娇的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眼中嫌弃与看不上的神色并没有什么变化。

    先是满是嫌弃的看了自己部落首领一眼,然后这才去看青雀部落的神子,拿出来的这个东西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满心吐槽之中,红虎部落的巫女,将头扭了回来。

    有种想要撩起衣裤,对着他狠狠的踹上两脚的冲动。

    红虎部落的巫女,此时此刻,满心都是嫌弃,对于自己部落的首领,那是真的恨铁不成钢!

    青雀部落的那个神子,不过是拿出来了一个小小的东西,再好也比不过咱们部落的大瓷碗,怎么就这样的不淡定,这样的不知道什么东西才是真正的金贵呢?!

    看看你那没有见过世面的样子!

    之前的时候,咱们都已经说好了,不管如何,我们都不再花大价钱从青雀部落换取什么东西,怎么才过去了这么点的时间,你小子就叛变了?!

    听出了说话人是谁,又听明白了这人的话是什么意思之后,红虎部落的巫女,顿时就是满心老大的不乐意!

    听声音正是站在边上的首领。

    在红虎部落的巫女,将头扭到一边、内心膨胀到顶点的时候,却忽然间听到身边传来这样的一声赞叹。

    “@#¥#……”

    在这一刻,红虎部落巫女心中的骄傲,变得无以复加,可谓是膨胀到了顶点。

    真是没有见过一点的世面!

    这样的一个东西,也值得这样的郑重对待?

    心中的不屑,变得更加浓厚了。

    不经意之间,便看到了青雀部落众人那见到了韩成将白色东西拿出来之后,有了明显变化的神色。

    心里这样想着,她便将眼瞥向了一边。

    这样的东西比起自己那个大大圆圆的神圣的碗差远了!

    也值得这样的稀罕?

    这样一个小小的东西,也值得这样的郑重?

    斜着眼睛往下看着韩成静静表演的红虎部落巫女,不由的在心里‘切’了一声。

    可以看的出来,在这个东西出现之后,青雀部落的人,精神都是不由的为之一震。

    这是早在青雀部落主部落的时候,韩成让黑娃塑造并进行烧制出来的,是韩成用来对付红虎部落的大杀器之一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小瓷虎,乖乖巧巧的趴在地上不动弹的那种。

    红布揭开,一个拳头大小的、浑身洁白光滑的东西,出现在了他的手中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气氛之中,韩成小心的将最后一层包裹的东西,给拆开了。

    也幸好,他们虽然没有受过什么专业的训练,但是一个个定力还都不错,没有在这个时候,看着这样的一幕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早已经知道了神子将要做什么事情,后面的背包之中背着的是什么的青雀部落众人,看着他们的表现,不知道为什么,就是忍不住的想要发笑。

    这样的神态,韩成没有看到,青雀部落的这些人却看到了。

    那神态、那姿态,要多么的得意就有多么的得意,要多充满信心,就有多么的充满信心!

    已经下定了决心,不再从青雀部落这里换取什么东西的红虎部落巫女以及首领两个人,见此更是将脑袋扬起,把双手抱着的更紧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一幕,看的红虎部落的众人,面皮都是忍不住的抽抽。

    可就算是这样,外面还用一层红色的、看起来很是精美、但是他们红虎部落却没有的东西包裹着。

    到了后来,也就跟一个人的巴掌差不多大。

    一层层的包装打开,原本看起来比上一次装瓷碗都要大的匣子,开始严重缩水。

    他伸出洗干净了的手,打开了层层的包装。

    她这样想,韩成却没有半点卖肥皂的想法。

    这青雀部落的人,这一次莫不是要给自己等人,交换这样的东西?

    这种东西用来洗手,应该很是不错。

    这样过了一会儿之后,红虎部落的巫女,盯着韩成那明显变白、变干净了不少的手,再看看那白白的、抹在手上之后,会出现一些白色泡泡的东西,露出了一些若有所思的神情。

    很显然,他们两人并没有弄明白,这青雀部落神子的葫芦里面,卖的是什么药。

    一旁等着看韩成静静表演的红虎部落巫女,以及红虎部落首领两人,见到此幕一时间都有些摸不着头脑,忍不住的面面相觑起来。

    认真的搓洗一番,用水冲掉,擦干净手,整个人的心情这才重新变得美妙起来。

    并且还拿出来了不伤小手的香皂,仔仔细细的将自己的手打了一遍。

    哪怕是通过握手得来的这些黑灰只是一些浮灰,粘的并不结实,只需要用水一冲,再稍微的搓洗一下就能够干净,他还是洗的非常认真。

    韩大神子认认真真的清洗这双手。

    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厚颜无耻之人!

    有你这样怕人难堪的吗?!

    你这是怕人难堪?

    如果知道了,一定会忍不住的对着某个厚颜无耻之人,大声的咆哮。

    还好在一旁抱着双手在那里完全处于看戏状态的红虎部落首领,不知道韩大神子之前的时候,心中的想法。

    然后转手从自己的腰间取下了挂着的水葫芦,让熊有耳将盖子拔开,拿在手中,倾斜下去,给自己浇着洗手……

    怕疼、不想失去双手的韩成,这样一本正经的找来一个理由,胡乱的想着。

    尤其是会让那几个给自己握过手的人,感到极度不适。

    让红虎部落的人,感到难堪。

    这样当着红虎部落的人的面去做这样的事情,无疑会将嫌弃之情表现的太过于明显。

    当然,剁手这样的事情韩成只是想象一下而已,并不会真的去实施。

    这样事情,让韩成不由自主的就闭住了呼吸,嫌弃的心情变得无比的浓郁,甚至于都升起了将自己手给砍掉不要的心思……

    似乎整个鼻端,都有着一些什么怪异的味道,在持续不断的散发着芬芳。

    再回想一下后世所知道的一些三哥的一些生活习惯,韩成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握个手而已,就能将自己的手给染成这个样子?!

    这丫的到底是多久没有洗手了?!

    当下整个人的嘴角都不由的有些抽搐。

    韩成看看自己手上的黑灰,再抬头朝着红虎部落的首领等人的手扫视了一下,发现了将手抱在胸前的红虎部落首领那双黑黑的手。

    这不是因为他要鼓弄什么玄虚,而是因为他忽然间发现,自己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沾染了黑灰。

    开始对着自己的手看个不停。

    然后,韩成停下了继续拆包装的动作。

    在他们‘静静的看表演’的注视下,韩成将背包打开,将拿出了一个制作的更加精良的匣子。

    因为韩大神子对于自己所携带的东西,以及交换的手段,有着非常充足的信心!

    不过就算是看到,依照韩大神子的性子,也一样不会太在意。

    这样的行为,正蹲在地上,全心全意进行表演的韩大神子并没有看到。

    否则这个时候,说不定就会出现一些类似穿帮一般情况。

    一旁的贸,有些担心神子说出这样的话之后,红虎部落的人就不再用粮食换取自己部落的这个东西。

    但神子这样说了,他还是要将这样的意思如实给他们传达过去……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